小说《下町火箭:GHOST /八咫鸟》读后感想—实力,才是永不过时的保命符

《下町火箭》,等于职场人生的缩影。从火箭到人工心脏,再到自动驾驶农机,佃制作所从不放弃挑战自己。我们出社会工作也一样,无论去哪家公司,在哪个职位,都要持续累积实力。 图片 第1张  在《下町火箭》和《下町火箭:高第计划》中,佃制作所分别成功生产火箭引擎,以及人工心脏的阀门;在《下町火箭:GHOST》和《下町火箭:八咫鸟》中,他们收到客户帝国重工的通知,打算放弃发射火箭的计划,失去了最主要的订单收入…虽然社长佃航平发现新的产品应用,尝试开发无人驾驶农机的变速器,但面对的竞争对手阵容坚强,组成公司包括制造小型引擎的「代达洛斯」、变速器专家「GEAR GHOST」、擅长电视节目制作的「北堀企业」,和具备自动驾驶技术的「纪新」,更有中小企业和政府官员的支持,到底佃制作所要如何突破重围呢?我把感想整理成「公司」、「领导」、「员工」和「人生」四个方面,一共十点,节录书摘和分享短评。
Part 1:关于公司分成四点:1. 帮了什么比做了什么更重要
2. 偷的走技术,偷不走脑袋
3. 正道,才是做生意的王道
4. 把敌人变成战友 【帮了什么比做了什么更重要】当野木教授只想专注研究,不想把自动驾驶技术产品化时,佃航平对他说:我们经历的辛苦和体会过的辛酸不足挂齿,比起这种事,我们的使命是要对这个社会做出贡献。当世人为此感到高兴,觉得我们帮助了他们,让他们心存感激—这才是最大的幸福。当佃制作所卷入帝国重工的人事斗争风波时,工程师岛津说:无论谁往上爬都和我们没有关系,我们只是生产好产品,让农民感到高兴,这才是我们的目标。当农民殿村第一次试用佃制作所设计的无人驾驶拖拉机时,他的感想是—他们面对每天的课题,为了研发出更出色的产品持续挑战,用灵魂制造出每一台引擎,然后送到引颈期盼的人手上。我联想到上班族的生活,每周五天,规定工时,负责职务和面对问题也差不多,举凡客户要求、技术瓶颈、项目延迟…等,经常让人分身乏术,忘记了工作背后的目的,是替使用者带来更方便和更安全的生活。下次遇到难关或心情低潮时,不妨回想支持自己的初衷,做出产品固然重要,更重要的是能帮上使用者什么忙,这样就会少点抱怨和计较,多点动力和努力。
【偷的走技术,偷不走脑袋】当佃制作所的研发小组为了变速器阀门伤脑筋时,社长佃航平对大家说:不需要付出辛苦的代价,可以轻松完成的产品有什么价值?就连有技术和经验的人都需要绞尽脑汁、一筹莫展的进行开发设计,所以才能制造出优秀的产品。可以轻松完成的产品无法带来任何喜悦,我们来开发一个能够让我们感到自豪的厉害产品。 图片 第2张  一家公司只要还存在,就没有能够松懈的一天,尤其是以设计开发为主的公司。领导人必须有前瞻的洞见,超前部署下一世代的新产品,才能维持竞争力,并拉开和对手的距离。因此,研发团队要有这种忧患意识,更不要轻易放过自己,任何一项突破,都可能是被客户选上的卖点之一。另外,新创公司纪新偷走了野木教授累积二十年的自动驾驶技术开发数据,佃制作所的看法是:野木随时都在进步。新创公司纪新虽然靠不当手段得到的开发数据暂时迅速成长,但技术能力只是虚有其表。只有从事研究多年的野木所具备的知识和见解,才能够让开发持续进化和改良。从资料被偷至今过了六年,野木教授又针对当前环境,加入新的程序。而且数据是死的,人是活的,只会使用,而不懂如何改良,出了问题仍旧白忙一场。另一个例子是「GEAR GHOST」的变速器,原本以为能沿用开发者岛津的设计,把岛津赶走之后,才发现有致命的缺陷,而且设计团队无力克服。此外,假如一家公司因为一张设计图被偷,很快面临倒闭的危机,除了保密工作和专利申请没做好,更要检讨技术团队的实力,没有继续改良设计,以及开发其他产品,才会如此不堪一击。
【正道,才是做生意的王道】本来佃制作所有机会透过和 K 机械交互授权的方式,不花一毛钱或低价并购「GEAR GHOST」,不过佃航平坚决反对,他的想法是:无论经营公司或是做人都一样,在考虑利害得失之前,道义上是否正确很重要。如果缺乏尊敬对方、体贴对方的心意,就根本做不成生意。我始终相信,在这个世界上,只有正正当当做生意才能够生存。有什么关系嘛,即使用这种方法并购成功,也好像在欺骗,心里感觉很不舒服。就算并购成功,「GEAR GHOST」的社长和员工也会觉得受到欺骗,不见得尽心尽力。而且,做生意要走正道,除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并受到员工的认同,还能让供货商和客户信任。像我服务的公司和客户合作多年以来,已经培养出良好的合作默契,发现 bug 会告知客户,包括原因、造成影响、触发条件、解决方法、水平确认其他产品、防堵措施、系统化防错手法…等。所谓的「信任」,正是藉由主动通报,一次又一次累积而成。
【把敌人变成战友】当「GEAR GHOST」社长伊丹难忘旧恨,当年任职帝国重工时被赶出机械事业部,现在计划要用无人驾驶拖拉机,打倒计划负责人兼董事的场时,副社长岛津的想法是—我们生产的变速器要载着每个人的梦想前进,生产的本质是对社会做出贡献,并不是为了复仇,也不是为了过去的纠结。我们当初并不是为了这种目的创立 GEAR GHOST。当「代达洛斯」社长重田终于报仇成功,让帝国重工董事的场被解雇时,他内心的感受是—我这些年的人生就是为了向这个男人复仇吗?为了这种男人燃烧内心的怒火、激励自己吗?当他回过神时,发现自己在空无一人的房间内,在没有人陪伴的人生中独自流泪。他失去了公司,失去了家人,失去了父亲,如今—也失去了敌人。这就是我的人生吗?无论替公司工作或自行创业,每个人在职场奋战的动机不见得相同,但如果把击败一家公司,甚至一个人当目标,虽然能刺激自己更加拼命,然而目标一旦达成,相对失去支持自己打拼的动力。我们应该把眼光放远一点,与其要某个人下场凄凉,不如让更多人生活改善,因为爱能产生的力量,永远比恨更加强大。另外,「GEAR GHOST」曾受过佃制作所的帮助,后来过河拆桥,在无人驾驶拖拉机领域对决失利后,不得不请求佃制作所授权专利。说实话,如果是我的话,应该会一举打倒竞争者,不让他们有卷土重来的机会。可是佃航平认为拯救日本农业才是最重要的理念,无论用哪一家公司的拖拉机都没关系,最后同意授权专利技术给「GEAR GHOST」使用。而帝国重工的宇宙航空部部长财前同样赞成授权,他说:理念和赚钱未必永远都一致,但没有理念的赚钱只是赚钱而已,这不是我们帝国重工该做的事。这是小说中最让我动容的地方,以德报怨,也是一家中小企业或大公司值得让人学习的风范。在业界,的确是对手,不过把层级拉到社会与国家来看,就变成战友,双方一起为了振兴农业而努力。
Part 2:关于领导分成三点:1. 骂老板永远是最简单的事
2. 关于求才
3. 从识才到爱才【骂老板永远是最简单的事】当佃制作所面临砍单压力,又要开发从没经验的变速器时,技术开发部部长山崎说:我们公司绝对没有高枕无忧的时候。当实力坚强的盟友「GEAR GHOST」放弃跟佃制作所合作,改为选择「代达洛斯」时,佃航平的想法是—中小企业的经营绝对不是一帆风顺的康庄大道,而是一条有无数岔路,而且险峻崎岖的路。这条路上既没有可以仰赖的导航系统,也没有带路的向导。即使内心充满不安,即使面对不利的状况,如果不突破眼前的困境,就无法保护公司,也无法保障员工的生活。身为经营者,不能悲观叹息和后悔,必须随时采取展望未来的行动。身为社长或创办人,肩上的重担没有放下的一天,心理的压力没有解除的一刻,甚至连睡觉可能都会做恶梦,试着替公司找出路。他们没有下班时间,随时要接听各国分部的重要回报;不敢休假太多天,怕重要项目进度落后,而且公司内部问题从没少过,例如新世代技术要烧很多钱、人员离职过多;外部挑战也千变万化,例如产业陷入低潮、对手开启削价竞争。重点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每天都有固定支出,包括设备投资、员工薪水和分红,那种责任和抗压性,旁观者根本无法想象。要抱怨或骂老板很简单,可是当你换位思考,试着想象他们的心情,就会知道没耐心和脾气差情有可原,不如把份内事情做好,甚至想出更有建设性的提案,稍微减轻他们的烦恼。
【关于求才】佃航平为了开发无人驾驶拖拉机,专程去北海道拜托农业大学教授野木:此时此刻,农业的高龄化问题也越来越严重,我们一起来帮助那些种了多年的田,却对未来感到不安的农民。虽然不知道光靠我们的力量,是否能够做到,但是有人遭遇了困难,有很多人需要我们的技术。领导者的责任之一是替团队打通障碍,需要自动驾驶技术,就去找野木教授帮忙;需要变速器专长,就延揽前「GEAR GHOST」副社长岛津;需要农田测试拖拉机,就去拜托农户正弘。去一次不行,再去第二次;去两次不行,再去第三次。还要记得说明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,对社会或国家有什么帮助,而且是发自内心相信的,对方才能感受到对这份工作的热爱。相对来说,公司需要人才,人才也需要舞台,不过面试者提出的问题或条件,却让我觉得意外。例如因为公司太稳定,同事们几乎五点全部下班,自己还未满三十岁,不想过公务员的生活,但又想知道新公司的平均下班时间,会不会太操。其实科技业很少不加班,而且有智能型手机和笔记本电脑,就算离开办公室,回家也是要收发 email,「几点下班」根本是面试中不该问的问题。另外,有人问可不可以保障第二年的年薪,我连对方「三个月」的试用期能不能撑过去都不知道,还没报到就要谈「第二年」?新人进来要先经过适应期,还有深蹲的学习期,最后才是能做出贡献的起飞期,年薪当然要谈,但更重要的是发展性和前瞻性,先把本事学好,缴出超乎预期的绩效,主管不可能视而不见,公司也不会亏待表现好的员工。
【从识才到爱才】佃到目前为止,从来不认为员工是成本。他向来觉得每一名员工都是无可替代的财产,是必须最优先保护的对象。即使生意再差,佃航平也不曾为了降低成本而裁员。原来你是这种人?竟然这么轻易踢开自己赏赐、带进公司的员工吗?对照组是「GEAR GHOST」的社长伊丹,说已经不需要副社长岛津,反正已经有对方开发的变速器,请她把工作交接给新人冰室。可是出现无法挽救的技术问题时,又拜托岛津回去上班。何则文在《成就未来的你》书本中,提过鸿海集团的「企业人生三部曲」—人材、人才、人财。刚进来的员工,是一个有无限可能的「材」料,经过历练和打磨,逐渐展现「才」华,最终替公司带来钱「财」。从人材到人财,是一段很需要时间的过程,主管除了提供必要训练,以及可以发挥的空间,在公司规定的职责之外,也能多用一点心,对他们更好一点。例如佃航平的作法之一为:星期五晚上,邀集不需要加班的员工一起喝酒几乎成为佃制作所的惯例,每个人都是自由参加,支付三千元的餐费,超过的部分都由佃支付,这也成为一种默契。另外,当佃航平看到豪雨造成的撤离警告,在危机解除后马上前往探视殿村,除了携带水和食物等物资,还有慰问金,并且帮忙清除家里的淤泥。而殿村早已是离职的员工,他纯粹为了感念对方多年来的贡献,去做这些事情。我前阵子跟眼镜行的店长聊天,她看到某位员工的皮鞋鞋底磨到快平了,考虑对方要租房子,还有交女朋友,带他去附近的鞋店买双新皮鞋。另外,有一次员工养的小狗生病,宠物医院在新竹,她立刻拿车钥匙给对方,减轻头份骑机车到新竹的奔波之苦。自己也观察过直属上司,每次聚餐都是让大家先吃,而且扣除公司补助,其他多余支出都由他买单,每年年底更自掏腰包,慰劳团队一整年的辛苦。对主管来说,识才只是开始,如何惜才和爱才,才是任职之后的每一天,要去做到的事情。
Part 3:关于员工分成两点:1. 当一个让人怀念的人
2. 隐形的情绪成本【当一个让人怀念的人】当「GEAR GHOST」终于采用佃制作所的阀门,开发小组组长轻部对其他组员说:和你们一起工作,该怎么说—很开心。当佃制作所成员上下一心,决定跟对手阵营在无人驾驶农机一较高下时,社长佃的感觉是—所有人的心都团结在一起。这些员工真热血。佃再度认识到这件事。而且,这些员工都太善良了。和他们一起工作,会发自内心感到高兴,就像此时此刻。连已经离职的员工殿村,也十分怀念跟大家共事的时光。即使离开了佃制作所,自己仍会发自内心热爱这家公司。无论佃还是山崎,还有津野、唐木田和江原等营业部的人,大家都很努力过日子。殿村很喜欢这些充满热忱的人,也觉得他们是真正的朋友。 图片 第3张  这让我回顾从 2000 年出社会至今的工作历程,不管在外商或台商,在大企业或小公司,印象最深的不是庆功宴,反而是跟同事加班和熬夜的回忆。累得要死,睡没几小时又要回公司,但一个人累是非常累,多几个人就没那么累,让人留下的往往不是钱,而是因为身边的伙伴,不管是同部门或不同部门。除了感激大家的帮忙,更要期许自己做出贡献,当一个会让人想要合作,甚至离职之后会怀念的人。
【隐形的情绪成本】殿村在佃制作所担任会计部部长,当务农的父亲问他为什么想离职时,他的理由是:上班族才不稳定。经常会被指派去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,而且会莫名其妙挨骂,被讨厌、被疏远,即使这样,还是无法轻易辞职。虽然得到了经济上的稳定,但这是牺牲心灵的安定和人生的价值换来的。我用这种方式活到今天,默默忍耐,撑到了今天,但是,如今孩子已经长大了,我觉得可以为自己而活了。徐豫(御姊爱)于《在家工作》中写过:在办公室承受组织文化或主管同事面对面的鸟气,也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情绪成本。真实的职场生活往往并不只是把份内工作做好而已,太多时候我们必须在工作之余与人互动,差别在于有些产业这种「份外之事」特别多,有些产业则较少。这些「份外之事」俗称职场的做人做事,在大型机构工作,做人处事的重要性有时甚至会凌驾个人专业,这点往往让内向型人格者吃亏。一般来说,我们衡量要在公司上班或在家工作,关键指标之一为收入,但时常忽略「情绪成本」。职场上不见得每一件事情都有道理,不见得每一个人都讲道义,面对不合理的要求必须做到,面对状况外的同事必须容忍,不是光把事情做好那么简单。近年来自媒体和个人品牌兴起,看到不少人离开职场,活得更自在和快乐,重点是从起床到睡觉,每一分钟都做自己爱做的事情,效率绝对比上班高,而且无须和人比较和竞争,也是另一种人生选项。
Part 4:关于人生【爸妈是最初的老师】虽然我爸爸在晚年时,经营状况每况愈下,但我爸爸直到最后都保护了所有的员工,在艰困中至少留下了一些积蓄,在偿还债务和员工的离职金之后还剩下少许钱。他没有享过福,也没有好好去旅行。这样的爸爸是我的骄傲。伊丹虽然没有继承爸爸的工业所,不过他以爸爸为傲,日后创立「GEAR GHOST」,设法让自己的公司不要重演倒闭的惨剧。汽车可以为人带来幸福,即使不是新车也没关系,让别人坐在自己喜欢的车子上,就是一件幸福的事。岛津的爸爸是汽车厂的技术人员,她感受到爸爸对工作的热忱,以及对车子的热爱,日后成为自己就读机械工程的动力,成为别人眼中的天才工程师。父亲无论在任何方面都很严格,对的场更是随时严格要求,从小到大,几乎从来没有称赞过他…在的场决定读庆应大学时,他明确对父亲产生了敌意。「搞什么,只考上私立吗?我在上司面前都抬不起头了,丢人现眼。」
—丢人现眼。这句话成为的场内心永远无法消失的伤痛。在父亲眼中,自己只是生物学上的「儿子」而已,没有任何价值,只是藐视的对象。对照组是的场,为了让父亲对自己刮目相看,用尽手段,追求权力,只想接任帝国重工的社长,却因为不当手法,导致黯然辞职的下场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个模仿对象,尤其儿子更容易学习爸爸,所以爸爸要时时检视自己,到底希望当怎么样的榜样,并且身体力行,不是说一套,做一套。
【下町火箭:GHOST / 八咫鸟】读完《下町火箭:GHOST》和《下町火箭:八咫鸟》,看到佃制作所跟「GEAR GHOST」从陌生到相识,从合作到对立,最后又化敌为友。还有帝国重工跟佃制作所的关系很微妙,不只是客户和供货商,有时会共同开发,或者彼此竞争。对公司而言,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,也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一件事情不会改变—实力,才是永不过时的保命符。有实力,不见得有生意。没实力,却一定没生意。另外,实力的认定不是自己说了算,通常要跟竞争者的产品比较。虽然不见得每个标案都取决于技术能力,但只要技术领先市场,就算是小公司,客户去打听一下,或者用样品实测一下,通常会有合作的意愿。换成我们来看,也可以说—实力,才是最强的自我介绍信。没实力,是你拜托别人,别人还不见得要帮你。有实力,是你不用开口,别人主动想来认识你。大多数的情况是,人都想跟厉害的、知名度高、能帮自己的人做朋友,不太想浪费时间在陌生人身上。我们可以不用这么现实,可是先让自己有一定的实力,闯出一点知名度,至少选择的权利在自己身上。回到《下町火箭》,我会推荐这一套四本的小说给研发设计公司,尤其是规模不大的中小企业,无论创办人、主管或员工。会让人思考工作的使命、找到商场生存之道、燃起团队合作的热情!
把《下町火箭》全套四本带回家
 图片 第4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