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起点书房」之《有一种工作,叫生活》书本分享会感想(上)—内心有微光,眼中有神采,生命有火花!

一个夜晚,两个故事。有一位女孩,开了一家书店;另一位女孩,写了一本书;我只是台下的听众,希望能有这么一天,眼中有同样的神采,说自己正在做的事!
 图片 第1张  林梵音和曾彦菁是新竹女中的高中同学,去年七或八月的时候,还是上班族的梵音开始思考未来的方向,彦菁则刚成为自由工作者一年,跟梵音分享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,并提到不需要太在意别人的眼光,所有的经历到最后都会是独一无二的故事。一个月之后,梵音从公司离职,萌生开书店的想法,而彦菁正在写书,两人说好等书店开幕,就来办一场讲座。2020 年三月,彦菁的《有一种工作,叫生活》出版;同年八月,梵音的「起点书房」开幕,演讲则配合励馨社会福利事业基金会的苗栗女孩月活动,于十月十四日晚上七点举行,也是「起点书房」第一个在平日举办的讲座。我的文章分成两篇,上篇为演讲精华和听众提问,下篇则为个人感想。
Part 1:演讲精华【美好工作,仍会让人疲倦】我成为自由工作者过了一年,在 2019 年五月报税时,发现去年收入才十一万五千元,写成脸书贴文之后,意外获得超过五百个赞。于是我再写一篇贴文,提到自己虽然收入比全职上班时少百分之四十,但工时大幅减少百分之七十到八十,一天只工作三到四小时,每周只写三到六篇文章,这篇贴文同样获得热烈回应。这让我有了想写一本书的念头,并且写在隔天晚上的贴文中,想跟大家分享当自由工作者会遇到的真实经验是什么,没想到三个小时之后,真的接到远流出版社的编辑来电,洽谈出书的计划。在 2019 年七月到十一月,我开始着手写书,结果第一章就卡关,必须回想两年前的离职原因,强迫自己跳入会溺水的池子,找回当时的感受。那时候的我在 NGO (非政府组织) 当国际志工,平常要处理行政、招募、培训和宣传等事宜,每逢寒暑假会带团出国,并受到当地居民的照顾。例如有一位柬埔寨的女孩桑南,把我当成姐姐,曾经送给我手做的纸花。不过再美好、再有意义的工作,仍然会让人疲倦。离职的前半年,我都为落枕所苦,必须接受电疗和拉脖子等复健治疗,也曾经试过瑜珈,可是全都没用,加上感冒跟发烧,因此工作三年半之后,26 岁的我决定裸辞跳机,赎回自己的时间,当回时间的大富翁。在离职后的第一周,落枕竟然就好了,原来我很在意别人看自己的眼光,没注意身体的问题一直在跟我反应一些事情。在离职后的第一个月,每天睡到自然醒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但第二个月逐渐感到恐慌。此外,我 25 岁时经历一场很痛苦的失恋,自己高中和大学成绩都不错,毕业求职也很顺利,自尊心很高的我不明白被甩的原因,开始思考为什么没有安全感。原来跟父亲外遇有关,他没跟家人住在一起,导致我在成长期间没有父亲的陪伴,感情上想要找对象去填补这个角色。所以离职之后,我开启一段「摸黑找路,向心中的微光走去」的过程,有一位管理员时常询问为什么没去上班,我很烦恼要用什么理由回答,此时才发现外在的关心反映出自己的问题,应该去厘清和探索自己是谁,不要只照顾好「外在」的孩子,却没有顾好「内在」的孩子。
【摸黑找路,向心中的微光走去】在这个阶段,我做了几件事情:1. 阅读跟身心灵有关的书。2. 学习人类图、塔罗牌、花精和精油:有些课程两天就超过一万元,可是自己没那么有兴趣。3. 到芳疗工作室当助理:后来知道自己没有天分,只做了三个月。4. 家庭图:我读了许多跟家庭有关的书,并传讯息给父母亲,告诉他们自己受到婚姻失和的影响很大,不过已经开始改变,会慢慢成长,如果觉得女儿很奇怪,可以不用担心。原本我以为可以有一套正确的身心灵系统,去解释发生的一切,最后才领悟到根本没有标准答案。
【影响世界的魔法】接下来的第二个阶段跟「文字」有关,我开始在「女人迷」投稿文章,就在失恋后的第一个情人节,收到「女人迷」询问写专栏的意愿,于是写作的频率从一到两个月一篇,提高到每周一篇,订阅数也跟着变多,并陆续收到其他专栏、书评和影评的邀约。记得第一篇影评是《后来的我们》,我寄连结给甲上娱乐,收到试片邀约,接着整理出过去写过的影评,陆续把连结提供给超过二十家电影公司,获得参加试映的机会。这个时候,我才体认到原来影响世界的魔法在自己身上,文字就是自己的天赋,不需要外在很厉害的身心灵系统,只要真诚写出本身的感受。我需要的不是更多的金钱,而是时间上的富裕,离职后第一年收入只有十一万,第二年二十七万,第三年约四十万(加上版税),但每周只工作十到二十小时,一天约工作四小时,生活二十小时,只要做好一件事情,一件有用的事情就好,符合自己的步调,不用压力很大。不像以前上班时很辛苦,下班后感到心灵空虚,甚至报复性熬夜,隔天精神更差。另外,虽然听起来工时很少,但我那一年写了一百篇专栏文章,完成五篇采访,说了六场演讲,更出了一本书,收获比想象中还多。
【最低限度的美好生活】我的收入主要来自三方面,就是接喜欢的案子,写喜欢的字。1.专栏:观点要很明确,缺点为稿费不多,即使是知名网站,优点为自由度很高,能够自选主题。此外,我平均每一篇写二到三小时。2.接案:主要靠朋友介绍,例如帮口罩厂商写关于空污的文章,或者替别人写书。每个月大概写四篇,每一篇写二到三小时。3.出版:版税收入为订价的百分之八到十,如果一本书算三百元,卖一本约赚三十元。经过三年的自由工作,自己把目前的生活模式称为「最低限度的美好生活」,有三种新的思维:1.赚取最低所需,以上即是自由:其实大部分的人并不清楚为什么要赚钱,如果能知道自己的目标,还有最低限度的需要有多少,省下的时间就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。2.卖时间/租专业:以前是把时间卖给公司,现在是出租我的专业,业者不必管我的写作时间,只要确认成果。3.一半蚂蚁,一半蚱蜢:大家小时候都听过蚂蚁和蚱蜢的故事,结论是鼓励人要当辛勤工作的蚂蚁,不要当懒惰的蚱蜢。但我觉得不必当百分之百的蚂蚁,也不必当百分之百的蚱蜢,可以选择一天几小时当蚂蚁,几小时当蚱蜢。
【让「渴望」成为指引,而不是勇气】以前的我认为工作、金钱、家庭、爱情和朋友都有了之后,才能拥有人生的自由,成为我想成为的人,现在的顺序正好相反,先成为一个自由的人,再去调整工作、金钱、家庭、爱情和朋友。例如要做一份怎么样的工作、金钱需要多少才够、和父母谈论以前不敢谈的事、去定义想要的感情模式,双方不用二十四小时腻在一起,想见面时才见面。也就是说,不用达成外在条件才有自由,而是先由内在的渴望出发,再去抵达想要的世界。
【青年危机】刘轩曾写过—篇文章—「我的人生是不是有点失败」,30 岁前容易罹患的「青年危机」他提到此危机普遍出现在 25 到 29 岁这个阶段,到 30 岁之前为一个高峰。症状包括:
1. 时不时的忧郁,对未来感到茫然。
2. 听到「30 而立」这类的话,就开始呼吸困难。
3. 强烈怀疑自己的能力,觉得身边的人都知道自己在干嘛,除了自己以外。
4. 失眠、焦虑、全天疲劳。
5. 脾气变得很冲动、易怒。而英国格林威治大学教授奥利弗.罗宾逊认为「从青年危机到青年转机」的过程分为四个阶段:
第一阶段:感觉自己被困在某个工作或一段关系里。
第二阶段:渐渐意识到改变是可能的,即便有时候被困住的时间感觉很漫长,但在这个阶段待在原地的痛苦可能驱使我们去探索各种新的可能性。
第三阶段:重建打造一个新的生活。
第四阶段:巩固对自己新的认知、价值观和理想,并落实到生活中。
我觉得大家如果感觉家庭关系需要修复、对工作不满意或感情不顺,可以去做些改变,不然这个问题不会消失,还会一直轮回。
【你会带着什么样的神采,说自己在做的事?】在《有一种工作,叫生活》的第五章,我介绍过六个故事—「一隅有花」、「柚子甜」、「Can 和 Kennie」、「部落天堂」、「妻哥」和「谢宅」,可以发现很多事情会用我们意想不到的方式发生,重点在于你敢不敢踏出第一步,例如为了自己很想去做的事,创造出以前没有的工作。而且,当你遇到一个很大的挫折,会开始去思考更深的问题,并在生活中做出改变,那么你的脸上才会出现神采,不是因为钱,而是因为创造了理想的工作与生活。对我来说,就是在这个世界上,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,也就是我的文字。
【想知道前方路,你必须先往回看】回首我从摸索到成为自由工作者的历程,可以分成五个阶段:1. 慢下来:不要再冲刺了。2. 回头看:原来我从小六开始就喜欢写文章,那是还没有社会期待时,自己会去做的、最开心的事。3. 去尝试:探索各种可以去做的事。4. 找连结:例如到芳疗工作室或者当志工,可以接触到不同的人,看有没有合作的机会。5. 持续做:持之以恒去做自己最喜欢的一件事。
【从一个人,到一群人】出了书之后,再去看以前在脸书的发文,我许下的愿望不知不觉都实现了,因此想把这个历程分享给大家,就像《有一种工作,叫生活》的五个章节,跟一首诗一样:就算摸黑找路,
也要朝心中的微光走去,
看清楚谁在告诉我们该往哪走,
让星星引路,
我们,走自己的人生。
 图片 第2张  Part 2:听众提问讲座的最后半小时,听众一共问了六个问题:【Q1.关于寻找微光】某位小姐问:「请问在摸黑找路的过程中,怎么度过不知道微光何时出现的阶段?因为空窗期一久,就会挣扎是否要回头去找正职工作…」彦菁回答:「这个紧张不会被缓解,会一直都在。不过我们可以做两件事情,第一件事情是去思考「紧张一直存在的同时,自己可以做些什么」,例如看书、上课,或者保持开放性,去做不同领域的尝试。换句话说,焦虑不需要被解决,而是带着它向前行。」「第二件事是诚实告诉朋友或同学,我现在没有工作,可是有哪方面的兴趣或专长,不知道大家能不能介绍适合的机会。」梵音补充:「我放弃正职工作回到老家竹南之后,即使有点存款,还是很没有安全感,又去面试,并顺利拿到录取通知。但最后决定还是要开书店,因为找工作只是为了外界的眼光,然而人生只有我自己可以负责,我也只要对自己负责。」「另外,我的价值不会因为物质的东西而减缓,而且开书店之后的这段时间,更创造了我跟自己对话的机会,让我想起从小时候到现在,最爱做的事情就是逛书店,是没有报酬我也会去做的一件事。」「那个感觉有点像是不要被城市的霓虹灯火所左右,把自己抽离开来,在高塔上看着这些经历。」彦菁补充:「自由工作者的自由,并不是时间上的自由,而是来自于过程中的挣扎与拉扯,脱离外在的眼光,不要被价值观所绑架。也就是决定我要臣服于世界的眼光,还是要成为我自己。」
【Q2.关于停损点】同一位小姐问:「那要怎么设定停损点呢?我真的很喜欢画绘本和写书评,可是到底要尝试多久呢?因为不是每个兴趣都能顺利衔接到赚钱维生…」彦菁回答:「主要还是看妳想不想做这件事,如果是妳想要的,就会去尝试,看能不能找到连结或资源。」「另外,灵魂只想要体验,不想要成功或失败。所以你不一定要成功,如果失败了,就换一条路走。对我来说,成功的定义就是我做到我喜欢的事情。」「还有,停损点或许是指投入的时间与金钱,但回到生活来看,人生唯一的停损点,就是生命结束的那一天,只有那一天,是真正的停损点。所以在那一天到来之前,我都会不断地去尝试,不断做自己喜欢的事。只要还活着,只要还健康,就会直直往这条路冲去。」
【Q3.关于每日工时】某位小姐问:「请问妳怎么调整出一天只工作四小时的模式?」彦菁回答:「以前我最多同时有五个专栏,出现自律神经失调,还有睡觉前脑袋关不了机,身体再次告诉我不要过度使用自己。所以开始拒绝邀约,并且降低文章的数目。」
【Q4.关于工作的稳定性】某位小姐问:「请问自由工作者会怀念正职工作时的稳定性吗?怎么克服没有稳定性的焦虑呢?」彦菁回答:「想当自由工作者,就是因为不想要稳定性,我现在每一天的行事历都不一样,例如邀约、试片或直播。像今天只有晚上有演讲,明天没事,到周日才又有讲座,属于一个很舒服的状态。」「至于收入的不稳定性,只要达到最低收入就好,而且接案可以分长期合作和不固定两种,前者是有写就可以活着,后者是能够自行掌握。」「此外,花钱的方式会随收入而变动,第一年我几乎都不出门,第二年我可以每周出门两次,第三年则增加为四次。」
【Q5.关于待业状态】某位先生问:「请问要怎么做才有勇气在脸书发文,说自己没有工作,需要别人介绍?而且我会害怕自己是半调子…」彦菁回答:「我贴文的对象是朋友而非业主,提到的事情也是我有兴趣的,并非已经有专业的程度。还有一个选择是先当志工,试试看再说。」梵音回答:「以我自己想开书店当例子,可以去参加相关活动,认识人和收集信息,就会对那份职业有更深入的了解。」
【Q6.关于未来计划】某位小姐问:「不稳定性已经是妳的日常,但我很好奇未来的计划会是什么?」彦菁回答:「目前的想法是写剧本或录 Podcast,不过不会主动去追,而是先提出来,看有没有人会找我。我觉得只要做好当下每一件事情,把想做的事做到问心无愧,发出的光芒自然会被人看见。」梵音补充:「提到心中的微光,除了一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让它持续发光以外,也要记得保护那个光,不要轻易地让它熄灭。」彦菁补充:『每个人或许都有感受到,自己的心中有一把小火在烧,那是你的某种渴望,隐隐感觉到自己想要什么,却常常不敢面对。每当火在烧,我们就想各种借口不断把它扑灭:「等钱存够了才能烧啊!」「等手上这份工作先上手再说吧!」「等三十岁以后才可以呀!」或是怕这把火烧得跟别人不一样,害怕那强大的原生力量会把自己烧得面目全非,总是拼了命跟它抵抗,耗尽所有力气。这样久了,有一天火就真的熄灭,再也无法复燃,人生只剩余烬,活得槁木死灰,你应该看过那样的人。」「生命有火光,有渴望,是一件幸福又正常的事,我们该像飞蛾扑火,围着火堆跳舞,为它庆贺,为它赞叹,不要害怕炙热。」
 图片 第3张
【购买书本】
把《有一种工作,叫生活》带回家
 图片 第4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