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书评]如无头作祟之物 – 三津田信三 (有防雷)

 图片
作者:三津田信三
出版社:皇冠
出版日期:2009/10/19
[内容简介]
人头的去向,只有一个人知道……
在井边进行的祓濯仪式中,赫然发现了双胞胎的尸体!但这却只不过是连续无头杀人事件的序曲而已……最后的生还者,到底会是谁?
“婚舍集会”是奥多摩的秘守家代代相传的仪式,刚满二十三岁的长男长寿郎,必须从三位新娘候选人中挑选出一位。然而仪式进行中,其中一位候选人却惨遭杀害,而且尸体的头部也不见踪影!凶手会是从现场消失的长寿郎吗?突如其来的恐怖命案,再牵扯上家族继承人之争,让混乱的情势更加延烧,而在这期间,又出现了第二个、第三个没有头的牺牲者……这一切,难道是古老传说中的恶灵淡首大人在作祟?还是长寿郎十年前掉入井中死亡的双胞胎妹妹强烈的怨念所致呢?
(以上引用自本站)
三津田信三的作品向来以恐怖+推理并行所著称,这样的文风可以说是最对我口味的一名作家,只不过先前看过的两部作品,《七人捉迷藏》与《忌馆:恐怖小说家的栖息之处》,都让我有那么点气氛有馀严谨不足的缺憾,不过要品头论足一位作家的实力,还是得从他最优秀的作品看起来再说,而他老兄最被广为首推的,莫过于《如无头作祟之物》,不免俗地我也去找来看看。

读完,嗯,该怎么说才好呢,有点五味杂陈,确实,这部被誉为最高杰作的作品,无论在本格诡计还是气氛营造上,都有很不俗的表现,最后的收尾也很独树一格,只不过这些优点却是在我不断回味,还要在网路上找解析,才有那么一点感觉,而实际上阅读当下的体验只能用非常糟糕来形容,甚至是觉得很赌蓝。
好啦,关于阅读感想这件事情我们后面再说,先讲讲本书的故事在讲些什么,给有兴趣的朋友参考参考吧。

本书的时代背景设定在二战前后,那是一个封建制度和迷信思想还很盛行的年代,在一个叫媛首山的山头上有一个叫媛首村的村落,由一个叫秘守家的望族管理此地,这个地方流传著“淡首大人”的传说,这设定写在书里有点啰嗦复杂,各位只要想像成山灵作祟之类的东西就好了,话虽如此,却也是贯串本作,无形之中影响著事件走向的核心之一。

“淡首大人”在本作中最直接的影响,就是会对秘守家的当家降下灾厄,于是为了规避这种祸害,秘守家会在准当家继承人的成长过程中,做一些祈福仪式之类的事情,于是本作的核心案件,便是在进行这些仪式的时候发生的事情。核心案件无疑是推理小说最具魅力的部分,不过在说这个之前,可能还需要解说一下秘守家的状况,秘守家又分为一守家、二守家及三守家,一族之长的那个血脉便是一守家,其他附庸自然是二守家、三守家。

也如先前所言,因为“淡首大人”作祟的缘故,秘守家继承人无端身故的事情应该是经常发生,所以准继承人及其子嗣想著要怎么活命,反之,其馀分家为求能上位,唯一能祈求的机会就是盼望一守家的准继承人快点去死,如此争权夺位的茶壶风暴大家庭,无疑是一个萌生杀机的好环境,绝佳的推理小说题材。
然后就依序在十三参礼、二十三参礼及婚舍集会发生各种可怕的砍头杀人事件。
一句话概括本书接下来会发生的事,没打算再深入说明这些事件,是因为除了我觉得作品的魅力,还是让有兴趣的朋友自行去攻略,另一方面,正如大家所见,这本书的资讯量非常巨大,再写下去我感觉也要被“淡首大人”给干掉了。

我就直接讲感想了。
首先,我必须得开诚布公的说,我个人不是那么喜欢这部作品的,因为我几乎是带著满肚子的火,才”终于”把这本书给看完的,不过在一连串的抱怨之前,我还是得先承认这确实是一部优秀的作品,足够名留青史的作品,虽说小说的整个环境架构、人物设定、时代背景,完完全全就是set好要来执行作者的诡计,但还是不得不说,作者在诡计的执行力上,运用所打造的世界观,配合得天衣无缝,在最后还不忘来个OOO诡计,杀死比赛。

以上是我对这本书的所有夸奖了,接下来,将会是我大量的牢骚。
先说吧,我想这部作品无疑是犯了(我个人看书)一个最基本的大忌,那就是易读性,尤其刚刚大家也看到了,写了一大串本书的背景设定,只不过讲了不到十分之一,可想而知,本书的资讯量是多么宏大,除了有大量的人物,还有仪式、地方建筑、民俗用语……杂七杂八,还别说中间还跑出个刀城言耶出来跟高屋敷喇迪赛,看得是眼花撩乱,我光理解角色之间的利害关系、犯罪现场的地理环境,就已经心力交瘁了,哪还有力气去想作案手法。
看完,作案手法我觉得其实没那么难想,问题是我根本没馀力去想,一部推理小说没让读者有心情去想细节,也难怪我会觉得这是一个很糟糕的阅读体验。

其次,本书的人物刻划极端薄弱,除了叙事视角的高屋敷与斧高,因为有大量的字数堆叠两人的行动,读者想不认识他们也难,其馀的都只能算是功能性人物,秘守一家老小就像是为了用来建造世界观与打造诡计的工具人,甚至是最为跟斧高亲近的长寿郎也没好到哪里去,你事后去想像他们的行为,根本就是各种不合理,更别说凶手的杀人动机,我压根都没想过这有什么必要杀人,还在那边砍头搞神秘。
关于本作诡计方面,我也有些略为不满意的地方,细节我于剧透区在深究,也欢迎喜欢这部作品的先进大大不吝给予指教。

////////////////////////以下讨论牵涉谜底,请斟酌慎入////////////////////////

开头就先来个不讲道理暴雷。
一个真相就能解开三十七道谜题,这个标题下的非常耸动,而这个真相就是,长寿郎与妃女子的调换,而且不只是身分调换,还有性别调换,同理,古里球子也利用这个手法,成功变成了江川兰子。
简单还原本作的两个核心事件,在第一起杀人事件中,纮二杀死男长寿郎并将其推下井,随后而至的妃死子见状只好赶紧穿上男装变回女长寿郎,并且利用斧高成功混淆众人,应该说是骗除了一守家的所有人,死的是妃女子,好让长寿郎这个继承人能够维持住,也因为女长寿郎一人分饰两角的缘故,才能完成妃女子消失于荣螺塔的手法。

就跟魔术一样,我从来不会说手法这么简单,只是没有想到而已这种干话,这身分调换加上性别调换来作为无头尸的动机,确实是很高明的混淆技法,不过也如我看三津田信三的作品以来都有的缺憾,严谨度不足,先不说十三岁的小孩,既能理解家族的作法,一个还从小就过爽爽,另一个就被嫌弃被赶去跟佣人住,还要在这种危急之际想到保全家族的方法,换作是我那个年纪看到死人,还不先尖叫腿软一番。
不过要说不合理,好像也不会,毕竟就时代的家族洗脑不是普通人能想像,这也是为什么我说这个世界观是被set好的,不过还不算犯规,当真要说犯规,就是书中故意讲这是四重密室来搞得好像很高能一样,警察那种站位那算什么密室,深山林内的有什幺小径,纮二一个地头蛇会不知道,而且纮二作为唯一知道真相的人,在没有人知道他凶手的情况下,他有的是方法帮助本家揭露女长寿郎的方法,结果也没干,那你当初杀男长寿郎的又是为啥?

婚舍集会的手法书中的解释是,球子因为不小心搞死女长寿郎,刚好兰子其实是男扮女装,就把他叫来当长寿郎替身尸体,毕竟这个时候大家不知道长寿郎是女的,然后再找机会把女长寿郎的尸体弄成是球子的尸体,自己则变成兰子顺理成章出来说三道四影响办案。
手法也是很不错,但一样还是陷于严谨不足的缺憾,我可以理解时代性set好是为了完成无头尸的诡计,但警方跟家属在辨识身分上应该还不至于鬼遮眼到如此吧,球子是家里没大人了吗?大家闺秀认尸没人来,还靠一个同居人就草草决定,更别说球子变成兰子, 长寿郎跟妃女子至少是姐弟(还是兄妹)也就算了,球子兰子就是两个人,有眼睛的人应该都看得出来。
所以说又是set好的设定,兰子来媛首村没有人看过,球子化个大浓妆还演技了得,这个世界就是配合得这么巧妙,问题是你还有心情跟斧高兴高采烈地讨论无头尸的诡计,你才刚杀人欸,大姐。

不过话说回来,毕竟本书都是透过后来的假刀城言耶,解读妙子的小说化身成安乐椅神探,这样的推理手法本来就多属臆测,只要够贴近事实便说得过去,书中的一些不合理,也就可能埋藏在过去无法深究,再换个角度想,作为一部恐怖+推理的作品,像是横沟正史却不是横沟正史,作者可能本就属意要让这部作品有点玄,“淡首大人”是真的有在作祟,而不是大家族的腹黑斗争,所以纮二跟球子就不知为何那天就”丢搞”杀人,好像也就说得过去,然后再想著,妙子讲秘守一家的时候是恐怖小说,而透过这种书中书的叙事手法,成就球子又再度假扮成妙子的叙述性诡计,再被假刀城给识破等的情节,后面几层逆转是推理小说,最后的报导出现一堆无头尸,假刀城是否就是斧高,还是“淡首大人”的作祟,又遗留恐怖小说的悬念,这样来回震荡,好像也是真的挺厉害的。
好吧,说到底我就是对读得很辛苦这件事很不满,所以恕我只能给这样的分数。

个人推荐指数:7.5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