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King 永远的君主|韩剧2020|失去民心就会失去收视率

《The King:永远的君主》더 킹:영원의 군주 韩剧,2020/4/17于SBS播出。2020期望越大失望越大韩剧第一名。金银淑+金高银有《鬼怪》神剧在前让人无比期待;不过有李敏镐就让人心惊…果然永远的君主也是永远的面瘫,配角禹棹焕的魅力远远大胜。更不用说SBS制作方的sense大有问题,完全没有拍出角色该有的幽默有趣反差萌,节奏跟张力完全失败,即便是后来换了导演也于事无补,总之这出就是废了~希望金编下次能够找对制作团队。

对了,还有拙劣的置入满满令人生气,还以为我在看《炮仔声》……有厂商抢置入是剧组的本事,好置入可以创造话题,名利双收;糟糕的置入只能让君主失去民心、失去收视率。

 图片

图片来源:SBS

 

《The King:永远的君主》故事源自一把神笛,一把《三国遗事》记载、神文王曾得到的一把“万波息笛”,流传至今成为大韩帝国的国宝。拥有神笛的人可以打开通往平行世界的大门,每次出入两个世界,就会造成时间暂停,且每次暂停的时间会越来越长,只有拥有神笛的人能行动自如。

男主李衮,大韩帝国第三任皇帝,在君主立宪的制度下拥有极高权力。帝国世界中,韩国并没有南北分裂,丰富的矿藏使皇家坐拥庞大财富。但李衮的命运却相当悲惨,他目睹伯父李霖杀了他的父亲(大韩帝国第二任皇帝),此生从8岁即位起就得殚精竭虑,提防著李霖与逆党再次来袭。他精习武术、曾入海军、还是个数学天才。

女主郑太乙,平凡的大韩民国警察,却被李衮认定为大韩帝国皇后,只因李衮8岁目睹血案当晚,捡到了太乙的警察身分证,虽然当时太乙也只是个孩子,但长大的李衮认为这是神的指示,两人的命运终究会连在一起。帝国世界里的太乙没有身份、没有父母,用偷拐抢骗将自己养大成人,直到第一次入狱,不得已才将街猫的名字“Luna”借来用。

 

《The King:永远的君主》第一集

本剧开场是郑太乙与姜薪栽正在审问李霖,李霖不讳言道出他弑君夺宝,并指出神笛使岁月在他的身上变缓慢,本该是七旬的老人却仍维持25年前的中年样貌。
1994年雪夜,大韩帝国金亲王谋反,杀死他认为软弱无作为的皇帝,伙同亲信准备盗取国宝“万波息笛”。年仅8岁的李衮独自被巨大的笛声吵醒,恍惚间赤脚走到了宝库,双脚染上血迹。李衮拿起杀死父亲的宝剑砍向李霖,神笛断成两截,导致后来李衮与李霖都可以自由进出平行世界。李霖用神笛尖锐的断裂面刺向李衮的脖子,就在李衮性命垂危时,宝库闯进了一个黑衣人奋勇杀敌,李衮摘下了黑衣人的识别证,是2019年11月11日郑太乙的警察证。

李霖在大韩帝国遭到通缉,通过竹林里的大门来到大韩民国。他偶然遇见刚被他杀死的弟弟,对方也称呼他为哥哥,因此猜到了大韩民国与大韩帝国是两个平行世界,即使环境有异,人物关系链都是相同的。李霖杀了大韩民国的自己、侄子、弟弟,并且计划一场足以并吞两个世界的大预谋。
《The King:永远的君主》第二集

2019年,李衮被他的御马牵引到宫后的竹林,首次开启了通往大韩民国的大门,并在看见郑太乙的瞬间就坠入爱河。身骑白马在光化门大马路上乱转的李衮,因为违反交通法被太乙带回警局拘押,太乙对于这个查无任何身份纪录,又满口胡言乱语的男人搞得心绪混乱。

李衮在警局里看见他的贴身护卫“曹影”,此人却是大韩民国的曹訚燮,在警局当替代役,性格轻浮单纯,与稳重的曹影一看便知是两个人。李衮以訚燮为例,了解訚燮的幼年、家庭,慢慢建构出“平行世界”的概念,也开始猜想李霖可能活著。

《The King:永远的君主》第三~四集

李衮在大韩民国期间,除了努力了解两韩差异,也试图与太乙拉近关系。而太乙则忙于几宗命案,有悬而未解的,也有“巧妙”结案仿佛被人布局似的。这两集的故事有些零碎,目的是要带出男女主角周边人物,相同的面孔在两韩分别有著不同的身份背景。讲述太乙与姜薪栽认识的经过时,也带出薪栽的妈妈在大韩帝国是宫女。由于此次穿越平行世界是突发,曹影与卢尚宫都非常著急,此时带出了饮料店的明娜莉在大韩帝国也进了皇宫,是皇室的社群小编。

李衮不在皇宫的讯息被人夹在了书店里,原来李霖一直以书店为联络据点,暗中培养了忠诚于他死士们。太乙的证件因一小男孩掉进水沟,她所重拍的证件照与李衮手中的如出一辙,使她不得不相信李衮与“大韩帝国”的存在。

《The King:永远的君主》第五集~六集

郑太乙跟著李衮来到大韩帝国,宫中因为这特殊的客人而舆论沸腾,尽管已经做了维安保密,有心人士仍然能查到蛛丝马迹,比方大韩帝国总理具瑞怜、比方李霖。太乙在大韩帝国四处闲晃,想看看自己的母亲在这个世界是否安好,不过因为Luna没有家人,太乙自然也没有找到任何认识的人。曹影按照皇帝指示暗中保护太乙,实际上却对太乙放心不下,曹影无法让尊贵的皇帝与来路不明的女人走得亲近。

具瑞怜接到线报,突袭了李衮与太乙的约会,对太乙的面貌仔细打量了一番。随后李衮为了处理日韩交战事宜,须先送太乙回大韩民国。此时卢尚宫发现太乙入宫时缴交的证件消失了,必定是宫中有内奸才能进入卢尚宫的房间盗走东西。

《The King:永远的君主》第七集~八集

李霖这25年来试图扮演神的角色,游说两个世界中命格较差的一方取而代之,由罹患绝症转为身体健康、由贫困潦倒转为富商巨贾、由阶下囚转为小店老板。有些人物的转换甚至是李霖的精心安排,没有命运的成分,为的是要取得皇室机密,为他夺回皇位预作准备。几起发生在大韩民国的命案,因为太乙知道大韩帝国的存在,而对案件有了正确的解读;太乙追查起25前的案件却也让她暴露在危险之中。

李衮把曹影带到大韩民国了,曹影与訚燮见面的场面几乎是这整出戏中最有意思的桥段了,两个禹棹焕的角色转换救了不少收视。

《The King:永远的君主》第九集~十集

对于男女主角love line的著墨越来越多,但到底女主是怎么喜欢上男主却不得而知。当太乙问李衮,为何他能穿越平行时空,李衮并没有把万波息笛的秘密告诉她。

姜新裁与具瑞怜的两条支线分别展开。姜新裁想起了记忆中的李花图腾,原来他也是大韩帝国人,小时候就被李霖送到大韩民国,李霖借此胁迫宫女朴淑珍提供皇宫线报。具瑞怜不只是大韩帝国总理,她更是平民出身、跻身上流的能干女子,她与在狱中的前夫仍有来往,为的是在政争中取得更多筹码,具瑞怜的母亲亲眼见到了李霖;李霖更刻意寄了大韩民国的报纸过去,似乎是相中了具瑞怜的身份、前婆家的财富,想与具瑞怜合谋。

李衮抓到了李霖的亲信,也从时空变换时的暂停中找到规律,知道了李霖的动向,决定把曹影留在大韩民国,让訚燮假扮天下第一剑回到大韩帝国。没想到李霖也跟著来到大韩帝国了,而且也他并不刻意掩饰身份,未老的容颜、死而复生的逆贼,李霖等著看李衮的皇室陷入舆论危机。年末的一场街头枪战,还导致了訚燮中弹负伤。

《The King:永远的君主》第十一集~十二集